果浣熊(๑•̀ㅁ•́๑)✧

与其拼了命去理解一个和自己不同的世界,不如直接承认它的存在并给予尊重 ​

【常裴3.0】

裴尚轩在写作业,瞄了一眼旁边的常剑雄,又瞄了一眼,还没发现,再瞄一眼,常剑雄终于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再看你要斗鸡眼了。”
裴尚轩放下笔把作业合起来,就等着常剑雄跟他说话呢,早就没心思写作业了。
“我听老师讲,古时候人家都是用在下来自称的,这样显得十分的谦虚又彬彬有礼。”
常剑雄没搭话,知道裴尚轩又是一肚子坏水。
“你怎么不理我啊!”裴尚轩摇了摇常剑雄的胳膊,“听到我说话没有?”
常剑雄抚额:“在下听到了。”
裴尚轩嘿嘿一声,继续说:“今天是又去打架了吗?”
“在下没有。”
裴尚轩满意的点点头:“有没有定点用餐啊?”
“在下十二点准时吃的。”
“哦,今晚你在下吗?”
“……”

2017-05-28

【郭得友X裴尚轩】1.0

裴尚轩做梦梦见他和郭德友都成了种子,然后他就哭啊哭,一直哭。
郭德友说嘘,不要哭,你再哭我就要发芽了。
裴尚轩顿住,然后生气地说,你要去发芽就去发芽好了!跟我有什么关系!
郭德友无奈的说,我要是发芽了就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了,土下面黑黑的,你害怕怎么办啊。所以你不要哭哦,我要在这里陪着你才行。

2017-05-28

秦小涛到了换牙的年龄了,掉了两颗大门牙,牙齿门口漏着风。
尽管如此他还是想吃草莓刨冰,不知道山海叔叔有没有可能答应呢,但是他相信他叔叔对草莓刨冰的爱,所以还是决定试一试。
“我想吃草莓刨冰,诗污。”
唐山海不理他。
“你不想吃吗?”
唐山海开了一包薯片。
秦小涛泪光闪闪:”你不爱草莓刨冰了吗?”
唐山海倒了杯牛奶。
“诗污T T…”
裴尚轩:“哥你干嘛不理小涛啊?虽然他现在是不能吃草莓刨冰,但是你也不能无视人家孩子吧。”
“啊?”唐山海茫然回头,“小涛和我说话呢?”
“对啊,他叫你半天了。”
“他不是叫的诗污吗!”唐山海挠挠头。
裴尚轩:“人家孩子没门牙!叫的是诗污叔啊!”

2017-05-28

秦小涛在厨房里玩儿,林涛没注意看,小涛抹了一指头辣椒酱想尝尝结果不小心揉了揉眼睛,立马哭了:“爸爸!辣!辣!辣!”
林涛洗着盘子接口:“我是卖报的小行家~”
“你特么烦吗?”冲进厨房给小涛洗眼睛的林小明骂道。

2017-05-28

【常剑雄X裴尚轩】2.0

常剑雄一进门,裴尚轩就穿着新买的红色浴袍蹦到他眼前:“当当当!我是红包!哥开不开心!”
常剑雄忍不住笑:“开心开心。”裴尚轩一脸得意地任常剑雄揉着他的头。
“那有回礼吗?”
常剑雄思索了一下,伸手抽走浴袍上的腰带,一拉,裴尚轩的浴袍兹啦一下全被拽开了:“我的回礼,拆红包。”
“呀!”裴尚轩瞬间满脸通红。

2017-05-28

【常剑雄X裴尚轩】1.0

常剑雄一进房间就被裴尚轩一把推到了墙上。
裴尚轩一只手撑着墙壁微微仰着头看着常剑雄。
【怎么了?没吃饱还是吃撑了?我是不反抗呢,还是不反抗呢,还是再主动一点呢】常剑雄的内心一瞬间刷过了无数想法。
“剑哥!你看!这叫壁咚!”裴尚轩带着炫耀的口气跟常剑雄说到。
“那……”常剑雄俯下身覆上裴尚轩的唇,然后直起身,揉了揉他的头发说:“这叫接吻。”
裴尚轩:“(//∇//)……”
(你们以为就这样了么……还真不是!)
裴尚轩:那个……哥……舌,舌头O///O”
常剑雄:“什么?”
裴尚轩:“舌头为什么不伸进来……”
常剑雄:“……”

2017-05-28
1 / 12

© 果浣熊(๑•̀ㅁ•́๑)✧ | Powered by LOFTER